蕾丝小内内被撕开强入 早晨醒来下身还连在一起

2019-12-02 20:32:57 m.38zj.com 时尚之家

16032

  蕾丝小内内被撕开强入 早晨醒来下身还连在一起

  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

  “婷婷,我打算辞职了,这个月月底做完就辞职”,同事小九告诉我,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真的是非常惊讶,因为虽然之前也有听她抱怨过自己目前的工作,一边要负责行正工作,一边公司还对她有业绩要求,而且工资相对于调岗之前还低了不少。

  小九之前是负责新媒体的,每个月大概能到手5、6千的样子,那时候公司考核团队业绩,所以他无论业绩做得好与坏,收入都是相当稳定的,而且工作轻松,没有多大压力。

  可自从公司内部调整后,小九的工资就跟自己的业绩挂钩了,所以我以为她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,才考虑辞职的。

  可小九告诉我,她这么突然的决定辞职,仅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。

  小九的父亲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,肚子突然疼痛难忍,那种疼痛远超阑尾炎,因为小九说,至少阑尾炎我还可以忍,而父亲的疼痛是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,当时直接叫了救护车到家里,到医院后医生给父亲照彩超时,父亲都无法爬上检查床,最后无奈之下,是医生将父亲抬到床上进行检查的,检查结果是肝癌晚期。

  小九和父母虽然同在成都,但是却没有跟父母住在一起,小九跟男朋友住在锦江区,父母住在双流区。当母亲打电话告诉小九父亲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时,小九完全不敢相信,平常身体强健,一直也没有任何异常的父亲会得这种病。

  于是小九去医院质问医生,你们确不确定,即使医生告诉小九,95%以上的可能性是,小九依然不敢相信。

  等父亲在医院的情况稍微好转一些后,小九给父亲安排好华西的号,打算带父亲再去华西检查,华西是整个四川最好的医院,拥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最优秀的医生,所以大家都比较依赖华西的检查结果。可不幸的是,华西的医生同样告诉小九,肝癌晚期。

  这时候的小九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,父亲一生操劳,好不容易可以开始享福了,却突然遭遇如此不幸,于是开始整晚整晚的失眠,半夜家里只要有一点的响动,她总以为是父亲回来了,可关键是她压根就没有跟父亲住在一起。

  以前在新媒体团队的时候,小九是双休,每周末她都会去父母家探望父母,平常小九去父母家,都是晚上9点多才回自己家的,可有一次,她7点多就走了,她说她明显看见了父亲眼里的失落。

  后来小九调岗后,失去了双休,自己去看父母的时间也变得少了,现在11月,父亲即将进入第三次手术,需要人照顾,而自己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再加上回想起父亲当初那个落寞的眼神,她觉得他需要多陪陪父母,好让自己日后回想起来不会觉得后悔,所以他才临时决定要辞职。

  之前我还想极力的挽留她,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我团队的人,除此之外,她还是我的同门师姐,谁也不曾想毕业多年后,我们会在专业之外的领域,以同事的身份再度相遇,因此我们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。但是听完她的故事后,我觉得她当下的选择是正确的,何以为家,有父母在,家才在。

  想想自己虽然离家不到100公里,但却很少回家,每次回家后还总把最臭的脾气留给他们,就觉得很羞愧。所以即使我只有一天的休假时间,我也打算这周回去看看慢慢老去的父母,多陪他们说说话。

  爱情能够教会的事,时间同样可以。

  她真的不是个爱读书的人。

  可笑的是,她把自己活成了一位书评家。

  是谁说过,世界上最深沉的爱,就是把自己活成爱的人的样子。都是狗屁,赵家心里想。因为她印象中曾经让她心动的那张脸已经模糊不清。如果真的说是爱,她最多只算是抓到了边角料,因为有一点她深深记得,那是个爱读书的男人。

  而那时候,她还是未经世事的少女。

  如果她知道命运会安排那一天相遇,那么也许,她会穿上一件最漂亮的衣服然后安安静静坐在角落。

  可事实上,生活没有悬念就太单调了。

  就像今天,她原本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准备晚上的新书发布会,可临时接到了母校的邀请,请她去给高三的学生做考前演讲,她要面子所以并没有推脱。她现在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些,因为晚上她邀请了一个人,好久不见的一位故人。

  赵家赶到阶梯教室的时候,学生们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。她刚想说抱歉自己来晚了,就听见掌声四起,她一时怔在原地,看着眼前每张陌生的面孔还有窗外洒进来的阳光,恍惚间觉得一切似曾相识……

  如果有人喊你的名字,一定要答应!因为说不定就会喊到你心里。

  “赵小家,你能不能走点心!这次的模拟考你又倒数。”秦芯摇摇头。

  “怎么可能!我看过成绩了,是倒数第二好嘛!”赵家啃着苹果,内心相当平静。因为老妈求助特意给她安排的同桌秦芯是班里的顶梁柱,班主任也是没有法子,只能长叹浪费了秦芯这么好的配置。

  “我已经告诉阿姨了。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“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,你就知道吃。阿姨把我们俩放在一起,你成绩一点起色也没有,我怎么跟阿姨交待。”秦芯也是越说越气……

  赵家瞬间蔫了,心里想着她们会不会联手使什么非常手段。她就是这样,在“为她好”这三个字面前,她永远无法无理取闹。

  “学校为你们这类不可理喻的学生安排了一个特助班,是请的外面有名的讲师过来上课,我跟阿姨商量了下,已经给你报名了,今天下课后就去。”

  “什么?!”赵家真是彻底疯了,她对念书真的无感,秦芯明明是她的死當,结果站进了老妈的阵营。可是没有办法,优等生面前她的优越感几乎为负,更何况还是她的好朋友。

  于是在各种不可控的情况下,赵家走进了那个教室。环顾四周,她选了右边最靠窗的角落。夕阳的晚照落在她身上,还能感到一丝暖意。她垫了几本书准备睡上一觉,在此之前决定先填饱肚子。赵家从书包里掏出一袋薯片,自顾自地吃起来,味道重的时候还不忘舔下手指。

  就是这时候,班里突然安静下来。大家都看向门口站着的男人,看着他一脸茫然。

上一页1/3下一页

相关推荐

精华文章